热门搜索:

硬生生地将他的脸转了过

时间:2018-12-11 17:37 文章来源:互联网

”啊啊……。”
   夏耀的呻吟声加大,随着袁纵手指的向内深入,臀瓣抖动的频率开始加大。相比平时的躲避抗拒,这次他的腿紧紧箍住袁纵的腰身,袁纵在后面玩弄碍越肆无忌惮,他挺动腰身与袁纵火热对蹭的越发狂野。
   袁纵的指尖蹭到夏耀的密口,夏耀扬起脖颈剧烈呻吟,销魂的表情把袁纵逼得眼珠子都红了。
   袁纵用手指枢弄夏耀密口上的褶皱,趁机问:“喜欢跟我莋爱么?”
   一股股电流急窜而至,爽得夏耀频频爆粗口,疯狂地啃咬着袁纵的脖颈和脸颊,呼喘乱喘地哼道:“喜欢……喜欢……。”
   袁纵粗粝的手指在夏耀密口上反复刮蹭,逼得他臀瓣紧缩,水珠摇摆四溅。
   “怎么个喜欢法?”
   夏耀咬着袁纵的耳垂,带着浓重的哭腔说:“每天晚上一想起来,就偷偷在被窝手淫。”
   袁纵头一次看到夏耀这么和他发浪,恨不得一棒子捅进去,操他个半死不活。
   干净洁白的床单上,两个人直接陷了进去,亲吻爱抚,裸体交缠。好像一切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这个让自己疯狂的身体。
   袁纵在夏耀耳边说了句什么,夏耀耳根儿瞬间爆红。
   “别那样。”
   袁纵故意逗他,“你害臊了?”
   夏耀还没说话,袁纵已经倒着趴在了他的身上。支起的两条健硕的大腿间,是已经暴胀到骇人尺寸的硬物,就那么直愣愣地垂在夏耀的眼皮底下。
   而袁纵的头也很快伸到夏耀的腿间,掰开他的两条长腿,头埋了下去。
   两个人摆出了6-9的姿势,还未行动,便已让夏耀血脉喷张,呼吸粗重。
   袁纵一口含住了夏耀嗷嗷待哺的硬物。
   夏耀腰身猛的一阵激抖,随即发出高亢的呻吟求饶声。
   “啊啊……好爽……受不了……”
   他的过激反应让袁纵的巨物再一次暴胀,几乎戳到了夏耀的脸。夏耀忍不住将手伸了上去,硬度硌得手心发疼。他试着套弄几下,袁纵对他的刺激立刻加猛,夏耀爽得不能自己,突然伸出舌头在袁纵的阳物上舔了舔。
   硬生生将袁纵逼得一声闷吼。
   夏耀像是受到了鼓励,舌头试着在袁纵的巨物根部游走,毫无技巧性的触碰,却让袁纵爽得瞳孔充血。他一力含住夏耀脆弱的顶端,舌尖在中间浅浅的沟壑处拨弄,待到夏耀开始扭动挣扎之时,猛的一吸。
   “啊……呃……。”
   一股灼热的白浊喷洒在袁纵的口中,他的舌头卷着这股液体婉转直下,撬开夏耀的臀缝,不容违抗地舔了进去。
   夏耀猛的一声绝叫,两备腿死死缠住袁纵的脖颈,小腿绷得痉挛抽动,屁股在床单上来回扭动闪躲,求饶的声音都变了调。
   袁纵毫不顾忌夏耀的挣扎,两只手扒得死死的,舌尖在夏耀最敏感的地方顶压舔弄。然后进一步往里深入,硬朗的薄唇侵犯上去,狂肆吸吮发出滋滋的银荡声响。
   夏耀绷不住发出崩溃的浪叫声。
   “啊啊……舒服……要疯了……再舔……”
   袁纵故意把舌头停下来愣在那,夏耀的屁股便抬起来离开床单,直接在袁纵的嘴边挺动磨蹭。密口一缩一缩的,看在袁纵眼里简直骚爆了。他伺机将巨物捅入夏耀的口中,凶悍地在他口中菗揷,逼得夏耀连连呜咽。
   袁纵被勾得完全失去自控力,手指携着米青.液和唾液混杂的“润滑剂”将夏耀柔嫩的密口顶开,直接捅了进去。
   “啊啊啊……呃……。”
   夏耀发出难以遏制的哭嚎声,导体在大床上一阵颠簸,白浊喷洒得袁纵脸上、嘴边和夏耀自己的毛发上到处都是。
   袁纵的手指被夏耀禾幺.处夹得骨节生疼,脑中一片爆炸般的淫念快感。硬逼得大腿抖动,闷吼一声,狂热的液体激射而出。
   夏耀不知道自己是被爽射的,还是疼射的。
   只知道射了之后,被羞辱的地方有种生撕硬裂的疼痛。
   “拿出来!”
   袁纵在缓缓抽出的过程中,夏耀又疼又臊得差点儿晕过去。
   这一刻,夏耀清楚地知道,他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那句“我要是看上你,我自断JJ”的警世良言已经被他抛之脑后了,垂目看到自个儿还未完全疲软的大白萝上,心头涩涩的,长得这么茁实,哪舍得割啊?
   袁纵看到夏耀一脸委屈的表情,大手将他的脸扳过来,问:“还疼?”
   夏耀嗯了一声。
   “要是以后有更疼的,你受得了么?”
   夏耀直截了当,“受不了。”
   袁纵一阵心绞痛,手在夏耀后脑勺上狠狠按了一下。
   “睡觉吧。”
   夏耀却用手在袁纵的“枪王”上弹了一下,说:“再玩会儿。”
   “还玩?”袁纵凶悍的目光直逼着夏耀,“你受不了我就受得了是吧?”
   “是。 ”
   ……
 
   83士可杀不可辱! vip (4062字)
 
   宣大禹把王治水绑回去不到两个小时,一通电话就把他叫回澳门了。等他忙活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赶回来,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后了。
   走之前,宣大禹把王治水关在一间小黑屋里,五六个人轮流看守。
   在这一个礼拜的时间里,王治水就在这间小黑屋内度过,一日三餐都有人送。好像和在拘留所的日子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从多人间换成了单间,待遇更好了,也更清静了。
   离开的日子,宣大禹一直“心心念念”着王治水,一天好几个电话,恐忾他跑了。那边的事处理完,马上订最快的那一趟航班,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
   回到家连衣服都顾不上换,先把看管王治水的负青人叫来一通详细问话。
   “他这几天怎么样?闹妖没?”
   负青人说:“没,老实着呢,一声没呲呲。”
   宣大禹冷哼一声,“指不定整什么幺蛾子呢。”
   “我还进去看了
 
_分节阅读_39
 
他两次,精神状态也挺好,还跟我要烟抽。我也挺纳闷的,你说要是一般人被关在这种地方,没人说话没有通讯设备,连个放风的时间都没有,估摸早就憋疯了。他倒好,跟一个屎壳郎都能玩一下午。”
   宣大禹一边换鞋一边说:“你就不能把他当一般人看,错了,他丫就不是个人!”
   “用不用我现在把他叫过来?”负责人问。
   宣大禹点头,“你去吧。”
   王治水正盘腿坐在床上“念经。”突然一道白光刺入眼皮,迫视他将眼睛睁开。一个寸头窄脸的男人朝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出来。
   “大禹哥回来了?”王治水美不滋的问。
   “回来了,惦记你好几天了,快过去吧。”
   负青人先把王治水拖拽到了浴室,一通桑拿搓洗。把在拘留所和小黑屋关着数日的晦气一扫而光,白白净净地带到宣大禹面前。
   宣大禹一身华服倚靠在松软的大沙发上,嘴里叼着一颗烟。若无其事地摆弄着手把件儿,一副标准的富家公子扮相。
   王治水则被四个人押着,半趴半跪地屈身在宣大禹的脚下。身后的一个大汉将他的头发猛的薅起,强迫他抬起脸面向宣大禹。
   宣大禹扫了王治水一眼,淡淡地说:“比我走的时候还胖了点儿,心理素质不错啊!”
   王治水吸了一口气,说:“哥,你用的是什么香水?真好闻。”
   “好闻么?”宣大禹冷笑一声,“好闻一会儿我让这群哥们弟兄往JB上喷点儿,让你闻个痛快,顺带尝尝,一辈子都记住这个味儿。”
   这话瞬间引起一屋的哄笑声。
   王治水脸色变了变,说:“玩笑开大了就不好玩了。”
   “谁特么跟你开玩笑呢?”宣大禹眸色一厉。
   王治水把眼睛转向窗外,不再看宣大禹。
   宣大禹大手拧攥住王治水的下巴,硬生生地将他的脸转了过来,嘲弄的口吻说:“怎么?这会儿知道犯怵了?”
   “我不是犯怵。”王治水语气低沉,“我只是伤心。”
   “我草,你特么还有心?”宣大禹目露讽刺之色,抬头对那群爷们儿嚷嚷,“你们听见没?他丫居然说自个儿有心!”
   说完又把脸转了回来,狠戾的双目刺着王治水的脸,“你把我对你的同情当成你反复行骗的资本,你特么还配说‘伤心,这俩字?”
   王治水说:“我骗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知道那点儿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我就怕你把我忘了,我就想让你惦记着我。”
   “你快拉倒吧!”宣大禹瞬间将王治水推到一边,“你真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
   旁边一个大汉突然用蔡明的口吻接道:“恶一心一到一家一了。”
   一屋子的人都憋着笑。
   宣大禹把手把件儿往茶几上一摔,“都特么给我严肃点儿!”
   王治水接着说:“我每次偷你钱都是为了让你找我,可你太笨了,每次都找不着我,所以我才想出那些笨招儿。第一次是在你打牌的地方故技重施,你想想,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我往别人背上蹿正好让你逮着了?”
   “我编故事骗你,又顺走你的手表,也是为了让你记住我。后来我偷人家酒喝也是想主动落网,你想想,谁会笨得偷完酒不走在失主家喝啊?”
   宣大禹的思路有一瞬间真让王治水带偏了,幸好及时拐了回来。
   “少特么胡扯!你丫偷夏耀不是偷了?这么说你也喜欢他?”
   王治水说:“我偷他不是因为我喜欢他,是以为你喜欢他,我心里嫉妒他。
   宣大禹脑袋轰的一下子,满屋的注视让他莫名的不自在,半天才缓过来。不能相信他的话,这货满嘴跑火车,认真你就输了。
   宣大禹身体后仰,再次倚靠在沙发背上,邪幽幽的目光藐视着王治水。
   “照你这么说,我把你逮过来,也算是让你如愿以偿了?”
   王治水环视着周围十几个壮汉,说:“要没这几个人,算是。”
   “哈哈哈……”宣大禹大笑几声,“没辙,你奔着我来的,这些人也是奔着你来的。你不是喜欢爷们么?哥专门给你学么来十几个,你瞧瞧够爆你的不?”
   说着,边上站着的几个大汉就开始摩拳擦掌,缓步朝中间走来。
   王治水脸色骤变,忙说:“我真喜欢男人,没骗你。”
   “是啊!”宣大禹摊开手,“就因为你喜欢男人,我才找一群爷们儿过来满足你。”
   “你理解错我的意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