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眉毛间的硬疙瘩很快

时间:2018-12-11 17:36 文章来源:互联网

,“夏少,好久不见了,今儿怎么有空到这串门了?”
   说着扭头朝一个打杂的说:“麻利儿给倒杯水。”
   “不用倒了。”夏耀说,“我说几句话就走。”
   男人热络地拽着夏耀的手问:“啥事?”
   “想给一个朋友的公司做宣传。”
   “什么公司?”
   “保镖公司。”
   男人眼中的为难一晃而过,“保镖公司好啊!我们还没做过安全教育类的专题节目呢,可以试着策划一个。时间方面,你有什么建议么?”
   “寒假吧,寒假收视率高,宣传放果好。”夏耀说。
   男人思忖片刻,打了个响指。
   “没问题,时间够用,明天我就带人过去看看。”
   夏耀客气地说:“麻烦你了。”
   “瞧你这话说的,咱俩谁跟谁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
 
   81他是我的。 vip (3603字)
 
   第二天上午,王霜又抱着一大堆无用的资料,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了袁纵的公司。
   这会儿学员们正在室外的训练场地练习重要物资的紧急配送,五六级的太风呼呼刮着汇从村上吹下来的冰碴和地乒的沙子混合着被卷起,吹得人眼睛都睁衣开。王霜身着一件皮草西装外套和性感的打底裤装,站在呼啸的寒风中显得格外单薄可怜。
   袁纵口令一下,学员们开始紧张的模拟演练。
   第六拨女保镖学员顺利完成任务后,迅速跑进训练馆,暖气片旁站了一排。一边烤着被冻裂的娇嫩双手,一边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她怎么又来了?这种天气还往这跑?”
   “这种天气又怎么了?人家穿得那么美丽冻人,都敢站在外面等。”
   “说实话,我觉得这女的特别不禁看,第一眼还凑合,越看越没感觉了。
   “嘿,快看,她过去了。”
   七八双眼睛齐齐蹬向窗外。
   王霜终于哆哆嗦嗦地挪蹭到袁纵的身边,嗓子紧巴巴地说:“好冷啊!”一不知道是因黄风声太大袁纵没听见,还是因为他心无旁骛,一个学员把包裹弄掉了,他挥臂一指,语气如凛冽的寒风。
   “你看什么呢?”
   一声闷吼震得王霜下意识地往后撤了两大步。
   就在这时,施天彪趁机走了过去,将一件臃肿的制服棉袄拨在了王霜的身上。王霜扭头看到一张憨厚粗犷的面孔,心里直呼一声妈呀!但出于礼貌,她还是尴尬地说了声谢谢。
   此时,训练馆里有人拍大腿,有人跺脚,有人捶暖气片,乐倒了一大群女汉子。
   “哈哈哈哈哈哈合……。”
   “笑死我了,施教官干得好啊!”
   王霜完全不在意众人的目光,一直就那么站在外面捱着,好不容易把最后一拨学员的训练任务捱完了。以为可以和袁纵进去小叙一段了,结果突然有两辆车开了进来。
   一开始看到电台标志,王霜心脏还狂跳了两下,不会是我清的人提前来了吧?终于要露一把脸的时候,猛然间醒悟,不对,我找的人是网站,不是电台啊!
   很快,车门打开,上面下来四五个人,直奔着袁纵而来。
   ”袁总好,我们是又电台的工作人员,经朋友推荐,想邀清你们公司参加一个节目……”
   听到这话,王霜心里咯噔一下。
   袁纵听几位工作人员说明具体情况后,礼貌地朝他们伸手。
   “请到屋里坐。”
   进了训练馆之后,这些工作人员一分钟都不耽误。除了副总导演和袁纵到办公室详谈之外,其余人员都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起来。摄影师和副摄影师讨论拍摄场地的选择,道具师和管理员聊场景布置方面的建议,服装师则跟着学员一起去了更衣室……。
   王霜硬生生地戳在那,看到人家知名电台的栏目组光是情况考查就搞得这么声势浩大,突然觉得自个儿弱爆了。手里的那堆好不容易才搞来的内部资料突然变得好廉价,包里塞不下,只能默不作声地塞进垃圾桶。
   还有一个和王霜同样疯狂的女汉子,这会儿就站在夏耀的单位门口。每进去一个人,就拽住人家或者拍着人家的肩膀说:“麻烦你帮我找一下夏耀。”
   夏耀的办公室门口每隔十几分钟就有人敲门。
   “夏少,外面有个美女找你。”
   “夏大和尚,有个美女喊你还俗了。”
   “妖儿,快出去看看,大美妞来了。”
   夏耀抵不住频繁的骚扰,顶着寒风出去了。
   “啥事?”
   袁茹用手哈着气,红扑扑的脸蛋泛着迷人的光晕。
   “那天的事……”
   夏耀直说,“你要为那天的事,那你回去吧。”
   “我知道我的方式有点儿粗鲁了,但我觉得对付你这种脸皮薄的人,一味的迁就是没用的,委婉表达可能会对你造成更大的伤害。”
   袁茹的理论挺对,但是仅适用于他哥。
   夏耀也不想再和袁茹兜圈子了,圈子兜得越大,转回来的时间越长。
   “我直接和你说了吧,性无能就是我编造的一个借口,我是为了趁早摆脱你才那么说的。”
   夏耀引一说完,袁茹就愣住了,脸上带着遭受突如其来打击的不可置信。
   说实话!这个时候夏耀还是有些恻隐之心的,毕竟她是袁纵疼爱了那么多年的妹妹,何况又是一个女孩,这话确实有点儿伤她的自尊了。
   袁茹震惊过后,语气中仍捎着难以接受的激动。
   “你……说的是真的?”
   夏耀硬着心肠嗯了一声。
   这个时候夏耀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无论袁茹怎么发飙或是哭闹,只要不干出太过分的事,姑且就忍了,来个干干脆脆的了断。
   袁茹一步上前,一巴掌拍在夏耀胸口。
   然后目放精光,脸上带着遮掩不住的惊喜,笑声猝不及防地从嘴里漫出。
   “哎呦我去,你没毛病啊?”
   夏耀……”
   刚要扭头暴走,袁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王霜啊!”
   一听到,‘王霜”俩字,夏耀自动站住了。
   “什么?有电台找过去了?那你怎么办?”
   王霜的声音虚弱无力,“还能怎么办?丢死人了。”
   袁茹迎着北风想了想,眉毛间的硬疙瘩很快被吹散了。
   ”我倒觉得不是啥坏事,你想啊,你准备了这么冬,搭了这么多工夫,结果现在被回绝了,我哥就等于欠你一份人情啊!他欠你人情他得还吧?正好你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他清你吃饭啊!然后我再添油加醋,就说清客吃饭不够诚意,让他亲手给你做一顿。”
   王霜那边的声音陡然精神,“是啊,我怎么没想到那呢?”
   “等你到了我家吃饭,我就拼命给我哥灌酒,然后你俩就……。”袁茹露出淫邪的笑容,“不行,我得赶紧去整两瓶高度酒去,哈哈……。”
   说着迫不及待地上车,临走前还给了,‘身体健康”的夏耀一个飞吻,真是双喜临门,双喜临门啊”剩下夏耀一个人站在寒风中,脸色就像头顶的天空,乌突突的不见一丝光亮。
   袁茹这边刚一说完,王霜那边立刻去跟袁纵装可怜了。
   袁纵站在窗口朝外看了一眼,狂风肆虐,对面楼上的广告牌被吹得摇摇欲坠。因为视线不好,汽车驾驶速度明显减慢,挡风玻璃铺了一层的沙尘。
   夏耀刚下班就接到了袁纵的电话。
   “晚上别过来了,风太大了。”
   夏耀拳头微微攥紧,冷硬的语气说:“本来我也没想去,用得着你提醒?
   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心里莫名堵得慌。
   晚上,母子二人一边听着风声一边吃着晚饭。
   夏母说:“你爸元旦不回家了。”
   夏耀心不在焉的,好半天才回了句。
   “又不回家了?”
   “听说那边有个考察团的活动。”
   夏耀继续扒拉着碗里的饭,一碗饭吃了十多分钟没见下去两口。
   “等你到了我家吃饭,我就拼命给我哥灌酒,然后你俩就……”
   夏耀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袁纵和王霜在床上赤裸相拥的场景,接着冒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一口饭都咽不下去了。
   “怎么不吃了?”夏母问。
   夏耀起身去摘门口挂着的衣服和包,一边换鞋一边说:“妈,我想起我有个重要的东西落在单位了,我得赶紧拿回来。”,
   “什么重要的东西非拿不可啊?这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