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不归置归置没法住不归置归置没法住

时间:2018-12-11 17:40 文章来源:互联网

撕心裂肺的疼,是整个屁股大范围的钝痛。至于润滑油,那肯定没有了,他又不是去袁纵那,装什么润滑油呢?
   呃……去袁纵那我是故意装的么?
   不是吧!
   “经验人士”的讲解打消了夏耀顾虑的同时,也给他多添了一份心病,原来爆菊是如此危险恐怖的一件事,还是尽量不要染指了。
   “夏耀!!”
   小辉的突然召唤把沉思中的夏耀震得一激灵。
   “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神?”小辉朝夏耀走过来。
   夏耀赶紧把页面关了,“没啥。”
   小辉递给他一份资料,“上次你不是让我帮忙查王治水的家庭住扯么?诺,给你查到了。还有他小姑、大舅、二舅全住在那一片,地址都给你附在上面了。”
   夏耀拍着他的肩膀,“太贴心了!赶明儿请你吃饭!”
   “不用。”
   夏耀盯着那张纸看了一眼,廊坊永清县……查了下车程,开得快也要六七个小时,加上找人的时间,十个小时不止。明天正好有一天假,看这形势,想要在一天内搞定,今天夜里就得出发。
   要不要叫上宣大禹?
   其实这事不是宣太禹张罗的,是夏耀自个儿非要搞个明白。也许是职业习惯,让他凡事都想要刨根问底儿。虽然宣太禹没提,夏耀也知道他比自个儿心情还迫切,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叫上宣大禹。
   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昨晚的误会说清楚。
   吃过晚饭,休息了不到三个钟头,两个人就租了一辆车秘密出发了。
   路上,宣大禹一直在琢磨,假如这次过去能逮着王治水,该怎么收拾他?是痛痛快快打他一顿,恩怨一笔勾销?还是把他的劣行告诉他的家人,让他抬不起头做人呢?
   正想着,夏耀那边幽幽地叫了一声。
   “大禹啊!”
   宣大禹回过神,扭过头看着夏耀,“怎么了?”
   夏耀顾及到有司机在前面听着,用手朝宣大禹比划着,小声说:“你过来。
   宣大禹把耳朵贴了过去。
   夏耀深吸了一口气,刚要开口,突然不知道该咋说了。
   难道和他说:我今天上网查了爆菊验证方法,证明咱俩是清白的?我没事查那个干嘛?万一宣大禹根本没有想到那呢?我这么一说岂不是暴露了什么?
   宣大禹等了半天没见夏耀言一声,忍不住催促:“你倒是说啊!”
   “没事。”夏耀讪笑两声。
   宣大禹也笑了,笑着拧了夏耀的脸一下。
   “多大了?还这么幼稚。”
   没一会儿,宣大禹又陷入沉思,夏耀又冒了一声。
   “大禹啊!”
   等宣大禹凑过去,还是啥事没有。
   宣大禹体贴的目光看着夏耀,“你是不是没睡醒啊?过来,趴我腿上再睡一会儿。”说着把手朝夏耀伸过去,想把他搂过来。
   夏耀闪开了,“我不困。”
   算了吧……夏耀暗想,来来回回磨叽反而生事,看宣大禹这样也没往心里去,那就这么着吧!
 
   92免了! vip (3281字)
 
   早上七点钟,车开到了目的地,司机的问话叫醒了昏睡中的两个人。
   “有具体的街道门牌号么?”
   夏耀迷迷瞪瞪地摊开纸,仔细看了一眼,说:“上面没写。”
   “下去打听一下吧!”
   宣大禹说完,伸了个懒腰,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村子里一片寂静,除了几个早起的老人在遛弯儿,那些州熬到假期的年轻人几乎都猫在被窝。宣大禹目光四处学么了一下,最后朝一个老太太走了过去。
   “奶奶,麻烦我想问您一下……”
   宣大禹还没说,老太太就指了指耳朵,暗示自个儿耳朵不太好。宣大禹只好笑着点点头,给杵着拐棍的老太太让路。
   夏耀拦住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礼貌地问:“叔,我想打听一下,王治水家住在哪?”
   “王治水?我们村有这个人么?”中年男人一脸迷惑。
   夏耀又看了一下纸,说:“哦,他爸叫王开财,他妈叫李春青。”
   一听到这两个名字,中年男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变,那是一种极力不自在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夏耀。
   “你是谁啊?你找他们干嘛?”
   夏耀解释道,“那个……王治水是我一哥们儿。”
   男人直接一挥手,“我不认识他们家人!”说完果断闪人。
   宣大禹好不容易逮着一今年轻人,本以为他肯定认识王治水,结果一提起王治水的名字,那人露出和中年男人一样的表情。
   “有这个人么?没听说过啊!”
   宣大禹暗示了一句,“他妈叫李春青。”
   年轻人呵呵一笑,那种不愿意多说的冷笑,麻利儿转身进了自家院。”后来夏耀和宣大禹又问了好几个人,结果不是不认识就是对这些名字讳忌莫深,好像认识王治水的家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种侮辱。 “草,瞧这人缘混的!”宣大禹啐了口吐沫,“真是什么家养出什么样的杂种来”
   夏耀说:“要不咱去他大舅家问问?他大舅家比较好找,就在这个村的最北头。”
   “成,走吧!”
   宣大禹和夏耀走了很久,途中经过一片果园,就是王治水他大舅承包的,夫妇俩就住在果园里的一间平房里。
   “有人么?”宣大禹敲门。
   一个正在刷牙的中年妇女走出来,问:“你找谁?”
   夏耀用无敌亲和力的语气朝中年妇女问:“您是王治水的舅妈么?”
   本来,这个妇女眼神是温和的,在夏耀提到,‘王治水”三个字只有,这妇女的目光瞬间冷淡了很多。
   “你们想干嘛?”
   “呃……”夏耀解释,“我们走过来找王治水的,不认识他们家,想问问您。”
   妇女说:“我们家你都认识,会不认识他们家?”
   “我们真不认识,我们……”
   “不知道!!”
   简单粗暴的一声回执,门砰的一
 
_分节阅读_46
 
下在夏耀和宣大禹的面前关了。
   夏耀愣在门口,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刚要抬脚离开,又听到房间里传来男人的一声怒喝。
   “爱问谁问谁去!”
   宣大禹差点儿冲进去和那男人干一仗,幸好被夏耀拽住了。
   “吊样儿!”宣大禹恨恨的。
   连夏耀这种笑起来男女老少通吃的帅小伙,都能被他家人贬斥成这样,可见得有多大仇啊!
   此时此刻,夏耀和宣大禹意识到了,王治水的家肯定有问题,想借着村民的力量找到是不太可能了。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去村委会。,
   到了村大队,出示了一系列证件后,那的干部才好心给他们指了一条路。
   临近中午,两个人才找到王治水的家。其实他们已经从这里晃过无数次了,只不过是没意识到而已。夏耀简单地扫了一眼,单看住房条件的话,在这村里就算是一般人家,也没自个想象的那么穷。
   宣大禹敲门,迟迟未有人回应。
   “应该是没在家吧。”夏耀说。
   两个人又在门外等了一个多钟头,路过的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们,就连一群打闹的小孩都对他们指指点点,恶笑不断。,夏耀禁不住感慨王治水内心的强大,如果他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早特么疯了!
   邻居的大婶大概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好心提醒。
   “他们家已经好几天没人住了,你们等也是白等。”
   夏耀问,“人呢?”
   “我听那边几个老太太闲扯,说是这家妇女住院了。”
   大婶所谓的妇女应该指的就是王治水他妈,夏耀立刻朝宣大禹投去一个会意的目光,我就说吧,肯定得有点儿苦衷,不然谁干那档子事啊?
   “去了医院也是作!”大婶跟着补了一句,“白瞎那份钱,早死早积德!
   额……夏耀嘴角抽搐两下,这家人到底干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后来夏耀和宣大禹给大婶买了些年货送回家,才算从她嘴里套出一些闲话。
   原来李春青和王开财年轻那会儿都是喇叭班的,也就是当地的革台班子,十里八乡丧葬都叫他们去唱。王开财专门唱反串,李春青是跳脱衣舞的,而且是脱得一丝不挂的那种,这在过去的农村是非常喜闻乐见又伤风败俗的一件事。
   ”那女的可不要脸了,常手在外瞎勾搭,生了个儿子也不知道谁的杂种,两三岁就被她拽着上台表演杂耍。她婆婆活着的时候,成天被她虐待,你都不知道有多惨,我在这院老听见那老太太哎呦妈哟地哭喊,那眸子我都快成精神病了我!”
   “你知道那老太太怎么死的么?上吊吊死在孙子房间门框上了!那孩子就是老太太一把屎一把尿哄大的,最疼这个孙子,那得多大从仇才能这么折腾孩子啊?”
   夏耀完全无法想象,有一天早上他醒来,看到自己的至亲吐着上舌头吊死在门口的情景,那简直就是对生活希望的扼杀啊!
   大婶又说:“后来王开财跑了,李春青落了一身的病,她那屋那个味儿啊!哎呦,有时候飘我们院来,能把人熏死。那孩子也常年不着家,他妈病了他也不回来看看。要我说就是李春青就是活该,报应!”
   大婶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好像积掼了很多年的憋屈,阀门一开就止不住了。一直到暮色降临,宣大禹和夏耀才拖着疲惫的一颗心往回返。
   长长的一路沉默,夏耀终于开口。
   “我觉得他可能不是惯偷,你想啊,他打小学杂耍的,手脚肯定利索。”
   宣大禹脸色变了变,语气已经没有来之前那么有力了。
   “你没听那个大婶说么?他和他妈那么大仇,偷钱不一定是给他妈看病,说不定是自个拿来吃喝嫖赌。”
   “这就不关我的事了。”夏耀只问一句,“你还追他么?”
   宣大禹绷着脸说:“看在他奶奶的份上,免了!”
   夏耀总算松了一大口气,事情算是基本弄明白了,心里唏嘘不已的同时也算是放下了。毕竟这个世界乒有那么多人,每个人都会有各种坎坷磨难,也会有自我保护的方式。同情心是施舍不过来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还对方一份尊重。
   宣大禹一把将夏耀的脖子揽过来,嘴里的烟雾呛到他的鼻息间。
   “不‘追,他,改追你怎么样?”
   夏耀募的一顿,而后用胳膊肘硬生生地将宣大禹撞开。
   “滚犊子!”
   宣大禹笑着跌靠在座椅上,说:“我发现你现在时不时冒出一句东北话。
   夏耀直接眼睛一闭,不再搭理宣大禹了。
   第二天,夏耀在单位补了一天的觉,晚上回到家精神了。摆弄了一会儿手机,看到上面的未接来电,嘴里呕摸出一丝甜味儿,美不滋的拨了过去。
   袁纵正坐在老家的炕头抽烟,看到号码,眉宇间浮现不易察觉的喜色。
   “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夏耀敛着笑说:“看看你还活着没。”
   袁纵掸了掸烟灰,没说话。
   “在那怎么样啊?”夏耀问。
   袁纵就一个字,“冷。”
   夏耀哼了一声,“你丫也知道冷了!”
   “我不冷,我是怕你不知道我冷。”
   夏耀嘴里的笑没憋住,荡漾了出来。
   袁纵感觉到夏耀的情绪转变,忍不住问:“今儿你态度怎么这么好?”
   “好么?”夏耀矢口否认,“我一直都这样啊!”
   “又干什么坏事了吧?”
 
   93兄妹唠唠嗑。 vip (3228字)
 
   “我能干什么坏事啊?再说了,我干坏事也轮不着你来管啊!”
   “那你想让谁管?”袁纵沉声质问。
   夏耀嘿嘿一乐:“自我鞭挞。”
   “真鞭挞了么?”
   夏耀差点儿让袁纵绕进去,幸好反应快,直接驳了一句。
   “我又没干啥坏事我鞭挞什么?”
   袁纵低沉沉笑‘一声,他这么说无非就是逗逗夏耀,他对夏耀实打实的放心。在他心里,夏耀就是表面上招人实际上特乖的一个小孩。能让他操心的事无非就是吃点垃圾食品,偷摸在被窝里搞点儿小动作堆……还真没往其他方面去想。
   “你这几天都干什么了?”夏耀问。
   袁纵说:“没干什么,把老家收拾收拾,重新装修一下。”
   “装修干什么?”夏耀突然紧张起来,“你还打算待在那不回来了?”
   “不是,房间空着太久,不归置归置没法住了。就是换个壁纸,装了几盏灯,又重新安了暖气。”
   “哦。”
   夏耀突然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让袁纵心中热流涌动,忍不住开口。
   “想我了没?”
   夏耀此时仰躺在床上,两脚朝天,两条大长腿在墙上划出两道绷直流畅的线条。听到袁纵的问话,手不由自主地贴在了裤裆上,连他自个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一动作。
   “我想你干什么?”夏耀嘴硬,“我身边那么多朋友,哪个不比你招人待见?”
   袁纵刚要开口,袁茹从外面进来了。
   好冷好冷。”
   一进屋就直接脱鞋上拖,直奔炕头而来,将盘踞在那里的袁纵使劲推开,自个裹着一件大厚棉袄蜷在那。棉袄的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一个,像个臃肿的大球,只留下一张被风吹得红扑扑的脸蛋,倒也有几分可爱。
   夏耀见袁纵一直没说话,又问:“那你想我没?”
   “你说呢?”袁纵反问。
   夏耀抠了抠肚脐眼,把自个痒得直乐。
   “我哪知道?”
   袁纵毫不介意某个女汉子的窃听,直言不讳地说:“特别想你。”
   这四个字,语气上听起来太气沉稳,平平淡淡的,实际上内里波涛澎湃,醇厚深邃。袁茹不知道有没有读出其中的腻腻歪歪,单纯从字面上来感受,就已经让她这个被亲哥训斥了多年的苦妹子饱受打击。
   “哥,你给谁打电话呢?”袁茹问。
   袁纵没理他,继续旁若无人地和夏耀聊。
   袁茹稍一想便得出答案。还能有谁?她心心念念的男神呗!一想到这,便更是捶胸顿足,心中好一阵矛盾厮杀。
   妈的,这点儿便宜全让你们俩人互相占了!
   夏耀又朝袁纵说:“那天……我真生气了。”
   袁纵都可以想象到夏耀此刻撅着嘴的模样,特别戳他心窝,语气无法自控地温柔下来。,
   “你真要送我,我可能就走不了了。”
   袁茹用手揪着棉袄的前襟,一副心绞痛的表情,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